鸡肉的危害

最近这二十年来,有许多人放弃了吃红肉的习惯,改吃鸡肉。他们以为他们选择了对健康比较有益的食物,但其实鸡肉并不是健康食物。因为鸡肉含高胆固醇、细菌污染物及许多化学物质。鸡肉属高蛋白食品,在饲养过程中被注射许多杀虫剂、抗生素、荷尔蒙等。而且,肉就是肉,不管是牛肉、鱼肉、鸡肉,一样都是肉。事实上,肉的脂肪含量越少,它所含的胆固醇就越高,所以,鸡肉的胆固醇含量比牛肉来得高。

不幸的是,大众都以为,当人的胆固醇含量高时,他就应该吃鸡肉和鱼肉。当胆固醇还是降不下来时,人们就改吃药物。其实,如果人们把肉从菜单上除去的话,胆固醇含量在几个礼拜以内就降下来了。饲养厂里的鸡分为两种:一种是养来待宰杀的鸡,另一种是养来下蛋的鸡。而这两种鸡都过着可怕的生活。有许多公鸡在一出生时,就被丢到垃圾桶里窒息而死。其他剩下来的鸡则活在肮脏、拥挤的环境里。

母鸡则因为可以下蛋,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它们被丢到笼子里,每只占据约一张打字纸大小的空间度过一生。虽然它的羽翼可以有82厘米的展幅,但笼子只有46厘米宽。

在这样拥挤的环境里,母鸡们经常会发狂,以喙互啄彼此。于是,养主以烧红的利剪剪去它们的鸟喙--有些人技术不好,使得母鸡以后都无法进食了。

鸡不会在黑暗中进食,所以笼子内的照明长达二十三个半小时。荧光灯便是提供人工照明,以刺激母鸡下蛋。它们吃得越多,蛋就下得越多。

一般在野外的母鸡,一年约下十到十二个蛋。但饲料鸡一年可以下三百多个蛋。当它们下蛋下了十二到十五个月,便是功成身退的时候。此时,它们会被送去屠宰,最后成为我们盘中的菜肴,或是宠物的罐头。

一般来说,若它们活在自然的生态环境里,它们的寿命可达十二到十五年。但在饲养场里,它们只活了四到五个礼拜。因为养主控制了鸡的成长基因,并且注射了激发成长的荷尔蒙,使它们快快长大。但我们人体才是这些药物的最后吸收者。

今天的美国人,比1956年多吃了一倍的鸡。正因为市场对鸡肉的需求量大,因此屠宰场更加忙碌。但屠宰场里的情形是那么可怕,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吃肉前,先去看看这些肉是怎么从屠宰场来的。

输送带的速度非常快,一分钟约有80~90只的鸡被处理掉。这么快的速度,使监督员无法忍受,有谁能一天9个小时都看着死尸呢?

在鸡受到检验之前,它们需要先被分解。它们被倒绑着,脖子被切开,然后被浸在上百度高温的热水里。当它们死了,它们的身体会不由自主地通便。

于是那一锅热水就变成了粪便汤。这样的交叉感染,会使得细菌繁殖。这一锅热水也会使得它们的羽毛变得容易拔除。通常,拔羽毛的机器会使鸡的肠子破裂,所以充满细菌的粪便会再度沾上死尸。

另外我们也可以很容易地了解,有些鸡在船运到其他国家之前,便已经充满了问题。

1991年5月26日的《大西洋周报》有一篇文章指出:“每天都有几千只病鸡,被运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每个礼拜,都有上百万流着黄脓的鸡,沾着彼此的绿色粪便,遭到细菌的污染,或肺部受伤,或感染了心脏疾病,或是得了肿瘤,或是皮肤有问题,却仍然被送到世界各地的各家商店。”

死鸡一旦离开了加工处理厂,便很有可能感染沙门杆菌。目前沙门杆菌约有两千多种,都通称为沙门杆菌。美国人每年约有二百五十万人感染此类细菌。

政府研究指出:约有66%的鸡感染了沙门杆菌,而这样的细菌要用显微镜才能观察得到。沙门杆菌在鸡胸里繁殖得很快,只需要两天,它们就可以从两个个体繁殖到两百万个个体。

注:据估计,目前有九百多种沙门杆菌,分布于家畜与各种动物的肠子与其他器官内。食品如受动物排泄物的污染,即可找出这种细菌。母鸡如感染沙门杆菌,它所生的蛋也会带有这种细菌。预防法是避免生食,食物保存应小心。最重要的是避免食物受动物排泄物的污染,尤其是鼠类。鱼肉等动物性食品,最好用摄氏五度以下的温度冷藏,可以避免细菌繁殖。

白血球增生病也是鸡可能感染的致命疾病。维吉妮亚·利斯顿·韦勒博士(Virginia Livingston Wheeler)就说:“我认为鸡感染这种致命疾病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

一直到现在,癌症的研究都放在吃红肉的习惯上。而我认为吃鸡肉也会带来与吃红肉的类似结果。此外,有些注射在鸡身上的药物,像促进成长与预防疾病的药物,对人类来说却是致癌物质。

拥挤的环境,使得鸡容易受到感染而生病,所以鸡会被注射更多的抗生素,而我们所吃的肉也就留有更多的残余药剂。

在古代,人们是不吃鸡的,因为鸡是吃腐肉,在垃圾堆里找食物的动物。把它们养在农场,是为了清静土地。因此,虽然鸡是可爱、聪明的动物,古代的人却认为它们是不干净的。而今天,透过广告的推销,人们却认为吃鸡肉是健康的饮食习惯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