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题也可大做: 从“上火”到癌症(2)

如果免疫警察能够迅速将致病因子拿下,使战斗速战速决,炎症就会很快消失,身体也会重获平静。但倘若“战斗”一拖再拖,出现免疫警察和致病因子双方僵持对峙的局面,我们的身体就会表现出炎症迟迟不消,从急性转为慢性。而这决不是什么好现象。身体内的细胞和DNA 分子受到致病因子的伤害, 或所处微环境失衡、紊乱,就产生了“内伤”。

3、炎症的“孩子”叫癌症

其实,炎症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多少存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也就是说,人体会经常出现炎症反应,只不过有些反应还没有变成病症让我们感受到,有些反应则已经表现出关节炎、支气管炎、肾炎、肺炎、咽喉炎等外在症状。炎症程度的高低由很多因素决定,前面提到过的自由基就与炎症关系密切。如果体内自由基的含量过高,就会加剧炎症的反应;反过来,炎症也会促进自由基的大量产生。即炎症和自由基可以相互促进,形成恶性循环。

实际上,炎症本身是有益的,它其实是一个防御的过程。如果机体不再出现炎症,就意味着失去了免疫力,像艾滋病人一样无法对抗外来的细菌、病毒,从而可能出现感染,甚至死亡。但是,如果炎症持续的时间过长,性质就不一样了。也就是说,炎症之火如果该攻不攻,则会出现免疫缺陷;反之,该退不退,则出现慢性炎症。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最新研究认为,长期不消的慢性炎症是现代多种疾病的共同诱因之一。其中,不仅包括关节炎、肾炎、肺炎等常见疾病,更包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最新研究认为,长期不消退的慢性炎症是现代

多种疾病的共同诱因之一。包括癌症、脑卒中、冠心病、糖尿病以及老年性痴呆症等让人恐惧的重大疾病。

以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冠心病为例,它的发生就可能源于慢性炎症。如果把人体看作一台精密的机器,心脏就是这台机器的总发动机,它的每一次搏动都在为各个部件的正常运作提供动力。而心脏的动力就来自与它紧紧相连的叫做“冠状动脉”的血管。

不过,这根血管非常脆弱,尤其是它的内膜,最容易受到“内伤”。一旦被致病因子破坏,这层膜就会像年久失修的木地板一样翘起、开裂,不再光滑平整。倘若没能及时控制,地板就会日趋恶化,惨不忍睹。表现在我们的身体上,就是血管内膜损伤和炎症恶性循环,最终转化为慢性炎症。

当血管内壁出现了“翘皮”和“裂缝”时,血液中的有害物质(例如“坏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就会在破损处越积越多,形成血栓,阻碍血液的正常流动。同时,在慢性炎症的刺激下,血管还会逐渐变硬、变脆、变窄,使得血液的流动更不顺畅。这样,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血液流动的速度也在一天天减缓,供应心脏养分的血流逐渐显得不足,我们的总发动机——心脏得到的动力越来越少,工作起来越来越艰难。

终于有一天,血栓完全挡住了血流的前进,血液流不过去了,心脏完全失去了搏动的动力,这就出现了心肌梗死。这一过程表现为隐性心脏病→心绞痛→心肌梗死→心肌硬化。更危险的是,心肌梗死可能导致心律失常。要知道,心律失常有可能导致心源性猝死,在一瞬间夺走人们的生命。如果类似的情况发生在脑部血管,导致脑部缺血;或者血液冲破脆弱血管的束缚出现脑出血,脑卒中的发作也就在所难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