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例–维生素C的惊人止血疗效

医学一直在创造奇迹,但也不时制造出悲剧。 
1967年4月,一位48岁的美国妇女来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莫德斯托(靠近旧金山、奥克兰的一个镇)一所医院看病。她面色苍白,表情痛苦,手按腹部,缓缓走进某医生的诊室。她向医生诉苦说,这一年来,月经一直过多,而且已腹痛5个星期。

医生通过检查发现,她的腹部肿胀程度属于中等,除了面无血色外,并未发现皮肤表面有青瘀(紫癜),皮肤和粘膜也未发现有血管瘤。她曾怀孕两次,生育过两个孩子。在分娩和拔牙过程中,并无异常出血现象,亲戚中也无人出现过异常出血。血液检查表明,患者的红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数量都在正常范围。她唯一吃过的药是阿斯匹林,因为她经常头痛。

检查还发现,这位妇女的子宫膨大。根据经验,这位医生怀疑她患有子宫内膜异位。没有理由认为腹腔内有血肿或血管瘤,但肿胀的腹部到底有什么,只有进行剖腹手术才能真正搞清。

几天后(4月26日),这位妇女被推进了手术室。打开腹部以后,医生惊奇地发现,她的腹腔内有大量未凝结的血液,探查结果表明,的确没有血肿和血管瘤,但怀疑有来自卵巢的出血。医生最后决定,将她的子宫、卵巢和阑尾全部摘除,因为从迹象看,它们或许就是导致出血的原因。

手术中清除积血700毫升,手术以后,曾多次出现肿胀、打噎、消化不良、抽搐性腹痛,且在出院后数月一直持续。

时隔不久,仅4个月过后,这位妇女又回到了医院,原因和上次一样,还是腹痛、腹胀。这次,另一位医生通过X线检查,断定她有一段小肠梗阻。她的肚子又被打开。医生的判断是正确的,她的小肠有一小段发生了扭结。手术切除了发生纤维粘连的部分,小肠梗阻得以校正。这位医生在手术中注意到腹腔中有的地方渗血,于是,他清除了渗血,并进行了电灼止血。这次手术比第一次小,术后大致平安无事。

不过,好景不长。1年零1个月后(1968年9月),这位病人又因同样的症状第三次住进了这家医院。第三位医生将一根诊断用针刺入她的腹部。猜猜看发现了什么?你一定猜对了,发现了血。

她再次被置于手术刀下。医生发现,她的腹部充满了未凝结的血液,肝脏表面发现大面积囊肿,部分充满血液,部分充满积液。医生共清除陈血3000毫升(要知道,人体以60公斤体重计,平均只有4500毫升血液),并输入大量新鲜血液。同时,细心切除囊肿,使肝脏表面消除了肿胀。手术过程中未发现出血现象,术后也大致平安。

仅仅过了两个多月,1968年11月和1969年1月,她又连续两次遭受同样的折磨。为了查明真正的病因,医生又对她进行了一连串的检测。然而结果是全部正常。于是,病人被转送到某大学医院。尽管仍得不到明确的诊断,这家医院的医生还是决定对她进行第四次手术治疗。在清除腹内大量

陈血(2500毫升)的同时,医生发现她的脾脏遍布微血管肿,这次连脾脏也被切除了。接着,所有的检测又重新做了一遍,所有能想到的血液功能检测都做了,甚至包括骨髓检测。然而,全部检测的结果均在正常范围。只能让她出院回家了,带着无奈与迷茫,医生们目送这位可怜的妇女离开医院。

第四次手术过后还没过多久,1969年5月,这位妇女又因同样的病情住院。尽管怀疑她的胰脏已有损伤,但医生仍把她的病定性为无规律腹膜出血。医生似乎已经麻木,依旧是切开腹部,清除积血(1000毫升)。手术中没有出血现象,术后也大致正常。

1970年6月,还是一模一样的原因,进行了第六次类似的手术。尽管原因不明,但为了解除病人的痛苦,开腹清血(4500毫升)似乎是唯一的选择。能维持多久呢?医生们等待着。

1971年3月,不用猜,她再次因为更严重的痛苦回到了医院。在讨论病案时,一位医生诙谐地说:“如果再按以前的办法治下去,我们医生不就成了施虐狂,而病人不就成了受虐狂吗?”

很明显,这位妇女已经从不同的医生那里遭受了身体、精神和情感上的极大痛苦。一位称职的精神病学家对她进行了彻底的心理调查,一方面对她进行安慰和疏导,同时也证明,她之所以回来,不是因为精神有问题或有自虐倾向。

这回,医院里没有一个医生敢冒险对她进行第七次探索性手术了。然而,这位可怜的妇女被疾病折磨,请求帮助。计算一下吧,在四年之间,这个妇人在六次手术中已被切除了子宫、卵巢、盲肠、脾脏和部分小肠!如果胰脏可以摘除,而不影响生存,恐怕胰脏也没有了。

就在这时,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这几个医生有一天在一起吃饭,边吃边讨论起这个奇怪的病例。他们谈到:腹膜出血的后果通常都是致命的,只有极少数可以通过外科手术逆转。而像这位妇女这样反复地无规律地出血,实在是极为罕见的,能通过医疗手段逆转吗?

这时,恰巧有一位营养专家从旁听到了他们的议论,专家心中马上升起一种预感,他立刻到病房看了看这位妇女,并向她提出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你平常吃不吃新鲜的水果和蔬菜?”得到的答案令人吃惊,她几乎从来不吃这些东西。

营养专家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她的医生,医生也同样感到吃惊。因为医生知道,一个人如果不吃水果蔬菜,身体中就会缺乏一种所谓维生素C的物质。而缺乏维生素C,毛细血管就会破裂出血。

于是,医生开始对这种莫明其妙的病进行营养方面的血液分析。检测的结果恰如所料,她的血液中几乎没有维生素C(0.06毫克 / 100毫升,正常范围为0.2 ~ 2.0毫克 / 100毫升)。

病因终于查明,处方也十分简单,每天1000毫克维生素C,坚持一直服下去。

以后的几年一切都正常。直到1976年的某一天,她又因同样的症状再次出现在医院。那天,值班医生看了她的病例后,问她是否忠实地坚持服用维生素C。这位妇女不好意思地承认,她以为自己已经好了,不用再吃“药”了,所以有段时间没这样做了。她的血液再次被检测出“几乎没有任何维生素C”。

这一次,医生向她解释了积极服用维生素C的必要性,它是性命攸关的事!服用它,你就能活!不服用它,你不久就会死!最终,她成了一名维生素C的信徒。此后,医生们再也没有见过她犯老毛病。

后来,这家医院的两位医生把这件事写成医学报告,该报告刊登在1977年3月28日美国最著名的医学刊物《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上。

如果当初医生有基本的营养学知识,在上述那位妇女第一次看病时就询问她的饮食,然后指导她服用足量的维生素C的话,想象一下能节省多少看病时间,省去多少痛苦,减少多少不必要的开支!

试想,一个人被切除了那么多重要的内脏器官,生活会变得多么残缺不全。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竟如此简单,仅仅因为缺乏维生素C。只要每月花几个钱买些维生素C,就能防止这一切悲剧的发生。

这一病例最终被确定为慢性坏血病,又称亚临床坏血病。发生的时间离现在不过35年,然而,真正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真正知道其意义的人则更少。

美国Mega Food是唯一一家敢在于产品外包装上都标注了“100% whole food”100%全食物提取的品牌综合维生素。MegaFood的综维注明了各种维生素及矿物质的植物来源,且100%从raw生鲜食物而非粉末中提取。跟非100%生鲜食物提取且含量较高的维生素相比,全食物的综维几乎是100%吸收,效果跟化工的差别巨大!如果无法吸收,再多的含量也没用,而且某些成分累积富余过多还可能引发病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