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科改变世界?唯有文科能拯救世界!

◆ ◆ ◆ ◆ 

如今全球“生产”的文科生数量史无前例,
然而他们对人文思想知之甚少;

获得文科博士学位人数与日俱增,
然而都一样无法找到工作;

……

“文科”一直处于这样的迷思和矛盾之中——人们既认为这门学科是非常重要的,又不得不承认它是无用的。


【 无用的“文科” 


“我的父母经常会问我,你的专业回国了能做什么?”这是一个在纽约大学主修东亚研究、辅修传媒的中国留学生遇到的问题,也是众多选择文科学生的真实写照。



如果这只是学术界的一个讨论议题,那还尚且无关痛痒;但这一讨论的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关系到每年数百万学生的专业选择方向。

2016年美国最易就业的专业排行榜前十名全部都是非文科专业——清一色商科与STEM学科

2015年《门户开放》统计到分别有20%和44%的国际学生选择商科和STEM学科,而国际学生相对于整个学生群体更倾向于选择易就业与高回报的专业;

2015年《中国留学生回国就业蓝皮书》中也报道了回国发展的中国留学生所学专业最集中在工商管理……

无论从上述哪一年/哪一调查结果来看,选择文科作为专业是非常不讨(长辈/雇主)喜欢的。相反,理工科专业相关职位(的回报)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它的产出成果(新科技、互联网技术等)能改变世界,这是大多数人愿意相信的。


【 重要的“文科” 


■80%的雇主希望,所有学生都应掌握全面的人文科学知识;


■93%的雇主同意,相比较本科所学专业,更重要的是他们实际展现出的批判性思维、清晰表达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

■超过一半(55%)的雇主都认为想要在职业上长线发展的毕业生,必须具备广泛的知识储备具体的专业技能


这是美国大学与院校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联合高等教育管理系统全国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Management Systems)发布的一项调研结果。


好吧,小WE只能说,雇主是贪婪的,但他们这样的选择并非没有道理。


一般来说,选择文科多是出于两种主要的考虑。

一是高情操——人生才不仅仅关乎工作;在更高层面上追寻人生的意义和一生中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是那些没有人文思想、只会读代码的人无法理解的。会读莎士比亚、能理解柏拉图的对话、听得懂巴赫,赏得了卡纳莱托(18世纪意大利风景画家),人生不是更加丰富而有意义吗?

二是软技能——清晰的思路、批判性的思维、对不同文化的认识等等,这些越来越多被证实得益于人文学科的技能,对每个人的职业发展都非常有利,对于在商业和政治领域的高层人士尤为如此。


【 拯救世界的“文科” 


上述两种“矛盾”的观点,在文科生最常见的职业选择上也可以看出一二:


小学/初中教师;


律师/法官/地方行政官;
管理者;
高校教师;
首席执行官/立法委员;
教育机构管理者;
社会工作者;
高中教师;
顾问;
销售代表;
文员;
零售业销售主管;
秘书/行政助理;
会计/审计;
市场/销售经理


……


有最基层的职位、有最接近社会问题的职位、有最能启发与改变人心的职位。


这些看起来心动吗?然并卵!


大多数人或许可以说手头还算宽裕,但在一个已经破碎、缺乏安全的社会中,人们很难在保证下个月、下几个月的生计之外,再追求有意思的生活和更高层次的满足。这并非仅仅个体的原因,而首先需要修复社会的问题。


2015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个学生组织在面试一位新候选人时,发现她曾参与过许多涉及犹太人的工作,于是问她是否可以在种族问题上保持“客观”。这一举动被人指出就是本身带有种族歧视,于是提问者立马道歉,那位候选人也经所有人一致通过获得了这份职位。


这样的情形几乎每一天都在世界各地上演——种族问题、贫困问题、犯罪与安全问题、性别认同问题……在这些面前,人们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然而刻意回避并不能解决这些实际存在、并且越来越控制我们生活的问题。


我们越是回避面对、讨论和解决,下面一届届的学生越发不清楚如何定义种族主义,如何辨别一个恶性的社会事件。例如,他们可能公开唱带有种族歧视的歌曲而不自知。


相反,我们需要谈论这些社会问题,学校需要教导学生正确的观点。


学生在哪些课堂上能学到这些呢?在市场营销课上吗?在经济学课上吗?在STEM的课程上吗?这些高度量化的并不会教你什么是种族和宗教偏见。只有在历史课上、社会学课上,学生才会知道反犹太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历史问题与社会现状,才会知道为什么有些做法是不对的,才会被推动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必须来学文科。


为了生存,文科必须拯救世界。


文科帮助我们更加开放地对待差异,教导我们不成为种族主义者。不论教人文课程的教授是现代主义者,后现代主义者、新批判家流派、马克思主义者还是其他,他/她在课堂上都会同样拿出一首来自古希腊或波斯的诗歌、非洲或中国作家写的小说、从某个土著文化流出的雕像——这乍看无比奇怪,却能帮助学生打开思路、扩展视野,直到能拥有人文思想最广阔的视野。


科学家当然也会做类似的事情——他们会解释三叶虫的微妙结构,或是导致星体移动的相互作用。然而,当他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其实背后也在悄悄应用人文主义的思想——人类与外界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孤立的。

人文主义并不仅是一个存在的概念,它需要一遍遍被创造和更新。如果我们的暴力历史表明了什么,那就是我们并非生来就对他人具有同情心与同理心。如果没有这些思考,“人文”不过是一个空壳概念。所以人文思想需要经过一代代人的植根、发展、创新。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社会满是充满创造力、精力充沛、拥有创业精神和技术知识的年轻人,他们会眼睁睁看着这个世界落向刀口吗?


授权转载自/ WE留学生

本文涉及调查数据来源于美国大学与院校协会官网,文章参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德语教授John McCumber的How Humanities Can Help Fix the Worl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