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决定免疫力

免疫力不仅能够让人避免患上传染病,还与预防癌症、特应性疾病、哮喘有关,而且,免疫力与生存能力、心理问题,以及抗衰老也有关系,这些观点已经非常明确了。

我们知道,70%的免疫力是由肠内细菌构筑的,剩余的30%是由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的刺激构筑的。因此,有规律地生活、积极思考、乐观生活与提高免疫力大有关系。

我曾经有机会与许多被誉为“治疗特应性疾病的名医”的大夫们交谈。了解到所有大夫们都努力让苦恼于特应性疾病的孩子们变得开朗之后,我非常感动。实际上,开朗乐观地生活、积极思考对于提高免疫力、治愈特应性疾病有着很大的帮助。

我在前面讲过,70%的免疫力是由肠内细菌构筑的,剩余的30%是由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的刺激构筑的,但是实际上,两者的比例划分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免疫系统本身是一种关系到守护生命、身体防御的重要机能。因此,仅靠免疫系统细胞的薄弱力量,是不足以支持身体防御、自然治愈力等与维系生命有直接关系的机能的。这需要统领着以免疫系统为中心的所有个体作用的身体调节系统细胞群团结协作。也就是说,我们人类要想生存下去,必须让免疫系统细胞群与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的细胞群团结协作。

免疫系统细胞是与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的细胞群呈网状发展起来的。但是,我觉得现代社会将人们引向了切断这些密切联系的方向。因为现代社会非常复杂,是一个精神紧张型社会。

在现代社会,由精神压力引起的疾患增多了。这种精神压力会对自律神经系统、视床下部、脑下垂体产生影响,释放出肾上腺素、皮质醇等精神压力荷尔蒙,从而使人体的免疫力降低,各种疾患恶化。正如我在第2章所说,肠道作为免疫发源地,有着种类多得让人震惊的细菌。人类的大肠内,有500种以上的细菌,其数量达到100兆个以上,栖息在大肠内的细菌,总重量竟多达1.5公斤。可以说,我们人类过去曾经生活过的“原始社会”时期,这些细菌就存在。36亿多年前,“生命”诞生了,原始地球上没有氧,只有细菌类能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下,在现在的“人类肠道中”,与原始地球相同的环境得到了再现。

而且,肠道是“第二大脑”。也就是说,正如我们说“肠脑不分家”一样,大脑与对免疫系统有着巨大影响的肠道密切相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曾存在于原始社会的细菌类,如今暴露在“现代社会的精神压力”下。

在如今这个复杂的精神紧张型社会中,更需要我们通过免疫学来弄清“心理”与“身体”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