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就是我们为自己而设的监牢

​《化身孤岛的鲸》-周深

一次和朋友讨论问题,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一个比方:每个人的人生,都像是一部搬迁史。一个阶段一个阶段,从一个房子搬到另一个房子,直至生命的终结。只不过有些人在原地打转,搬的慢;有些人越搬越好,而有些人可能跌宕起伏。

朋友若有所思,说你这个比方太妙了。你看有些人出生在不能再破旧的房子里面,实在活不下去了,只能跑出去闯,说不定后来反而混得更好。有些人一出生就在最好的房子里,这辈子也不需要再搬迁了。这不就是我们的人生吗?

我说,其实还有种情况更可怕。比如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呆在不好不坏的房子里面。心有不满又怕出去后进入更差的房子,一辈子困守在一个地方。这种情况,房子不再是房子,它变成了牢房,而且是我们自己亲手建造的。

画地为牢,困守一生,想想便觉得不寒而栗。

/ 01 /

前天,一位读者给我留言,说:阿何,我现在觉得人生充满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读的是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后很难找到好的工作,觉得彻底没有希望了。

想了想,给她讲了我一个朋友的故事,因为她们的曾经遇到的问题非常相似。我那朋友叫老妖,是名90后妹子。认识她之前,我一直以为90后都是在蜜罐里泡大的宠儿,没想到还有老妖这种苦逼。

老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高考只考上了一所没有名气的三本学校,以至于毕业后只能回老家一间工厂做人事专员。但老天仍然没放过她,在她22岁那年,爸爸又突然去世,感觉整个人生都要崩塌。

一名正当花季的少女,世界上最亲的人永远离去,自己还要呆在山沟沟的工厂里面,一个月领两三千块的工资,看不到任何希望。人生的苦,莫过于此吧?

读者问我,那老妖后来过得怎么样呢?

我说,老妖现在在北京。过得非常好,能做很多之前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一年能赚到以前状况下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蜕变后说过的一段话。

老妖当时是这么说的:

“从小到大,爸爸都一直在关心和照顾我,是我的温柔铠甲和坚强后盾。我也一直安心享受这一切,以为永远能这样。等到他离去后,心中悲痛万分,但也让我彻底没了退路和牵挂,能够不顾一切地去追寻想要的东西。”

所以你看,你现在和同龄人相比确实差距很大,但你有一点突出的优势:你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这意味着你可以全力去做任何想要做的事情。光这一点,已经是多少人渴望而不可求的奢侈品。

/ 02 /

一切回报都需要付出,越是少人可触达的高度越需要全身心的投入。这样的道理谁都明白,但想做到真的很难。

其实,我们的每一分努力在带来收获的同时,也在给自己打造一座牢笼。这座牢笼,你可以称它为安全感。呆在里面未必舒适,但肯定比较安全。离开它,意味着需要放弃现有的一切,而能否得到更好的则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奋勇直前字面上看起来很美,一旦面临血淋淋的生活,有几个人能做到毫不犹豫?倘若仍然在苦海中当然必须挣扎,但如果已经找到一处小小的落脚点,还敢再次跳下去吗?

/ 03 /

有人曾问我,阿何,你觉得名校毕业生和一般学校的毕业生差别都有哪些呢?我说了一个自己发现的有趣现象。

我发现毕业三五年,如果按平均收入算的话,名校毕业生往往远超一般学校毕业生。但如果只计算收入前5%的人数,往往大多数出自一般学校。

因为名校毕业,所以很容易找到一份收入高的好工作。这些工作往往由业务发展良好的大企业提供,所以必然意味着稳定、舒适。一旦进去,能舍得并且有勇气再跳出来的很少。

一般学生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生活中充满不确定性和危险。公司倒闭、突然降薪、收入过低,都逼得人不得不想办法。或许中间会摔得头破血流,可一旦抓住个好的机会便能一飞冲天。

两种选择没有好坏之分,只是想说当你觉得生活不如人意的时候,其实情况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因为别人可能已经呆在自己的房子不愿意出来,而你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最低的谷底,不正意味着上升的起点?

/ 04 /

佩服每一个能为追梦而奋不顾身的人。他们当中,有些人是因所处环境而被迫出发,有些人则具有大智慧,能够为了达到更高的高度放弃已有的一切。

自己亲手建造的牢笼,自己亲手打破,只因为想看到更远处的风景。现在的房子可能是极好极好的,可仍然不是我想要的。

我经常在想,当年老妖只身一人,从老家前往北京做北漂族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或许有痛处,有无奈,也有心酸。可想必也会有梦想,有阳光,有希望。

只要一直在路上,总有一天会到达目的地,不是这样么?

(作者阿何,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理工男,热爱文字的感性人士,个人公众号「 阿何有话说」,ID:aheshiw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