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奇效应——在不同的思维、概念和文化的交叉点上获得突破性洞见

​当我们的思想立足于不同领域、不同学科、不同文化的交叉点上,就可以将现有的各种概念联系在一起,组成大量不同凡响的新想法,我为这种现象所取的名字是“美第奇效应”(Medici Effect)

彼得咖啡馆在大西洋深处的霍达岛上倚山而建,该岛是亚速尔群岛里的一座港口城市。当船靠近码头时,扑面而来的异域风情会让你心动不已。船长、水手们从世界的各个角落驾船来到这里,渺无涯际的帆船列队于船坞之中,秩序井然。船上,旌旗招展,眼前的景象宛似一副色彩斑斓的油画。

对浪迹天涯的水手来说,霍达岛是美洲与欧洲间的海上驿站。由此可以掉头驶向斐济,或者前往西班牙;这里可能是天涯之旅的出发点,也许是归来之前最后一次的歇憩处,下一程,可以直达巴西。岛上的人身份不一、民族各异,然而人们却都情不自禁地被那间散发着乡间幽情的咖啡馆所吸引:随手拈起一封岁月尘封已久,游子们从另一个世界捎来信件,或是坐下来喝点儿啤酒,尝尝马德拉岛的烈性葡萄酒,海阔天空地闲谈。

当我平生第一次见到彼得咖啡的时候,我发觉,它的外表是如此的恬淡、静谧,然而在它的里面却别有一番洞天。从世界各个角落来的人,带着种种奇思异想,在这间咖啡馆里纵横激越、互相龃龉。

“这么着,古巴人钓金枪鱼不用鱼钩!”一位观光者说道。

“噢!那他们用什么呢?”另一位问。

“碎布条。鱼饵藏在里面,鱼咬食鱼饵时,碎布条会缠住鱼嘴,越缠越紧,它甭想跑。鱼伤不着,还能放回海里,没事儿!”

“神了!没准儿能用这招干点别的什么,就像……”

汇集于此的人们好象赶来参加一场随机组合想法的智力游戏,一种想法引出另外一种,很难猜测接下来人们又会冒出什么主意。彼得咖啡馆简直就是个中枢,它是世界上我遇见过的最为稀奇古怪的事物之一。其实,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那里发生的事情,与彼得咖啡馆里的情形颇为相象,然而那个地方不是一间咖啡馆,而是我们人类的思维意识!各种文化、各种领域、各类学科,有如流淌的大河,在我们的意识思维当中,集中到一个点上;他们彼此交织,从而使人们熟悉的各种观念或撞击或融会,终于铸就了无数的、挣脱了思维桎梏的创新概念。我们的思维意识当中,不同的范畴相契合的焦点,即“交叉点”(intersection);当我们的思想立足于不同领域、不同学科、不同文化的交叉点上,就可以将现有的各种概念联系在一起,组成大量不同凡响的新想法,我为这种现象所取的名字是“美第奇效应”(Medici Effect)。

创造美第奇效应

之所以叫做“美第奇效应”,是因为它同15世纪在意大利突发的创造活动有关。美第奇家族是意大利佛罗伦萨的银行世家,曾出资帮助各种学科、众多领域里锐意创造的人。由于这个家庭以及几个有着相似背景的其他家族的鼎力资助,雕塑家、科学家、诗人、哲学家、金融家、画家、建筑家齐聚于佛罗伦萨。居住在这所城市里面,他们得以互相了解对方,彼此相互学习,从而打破了不同学科、不同文化之间的壁垒。他们一同用新的思想,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新的思想纪元,这便是后来被称为“文艺复兴”的那个时代。这种情况使得该城成为创造力的爆炸中心,这一时期也是最具有创造力的历史时期之一。时至今日,人类仍然能够感受到美第奇家族当年影响的余脉。

作为一般人或者一个团队、一个组织中的一员,我们同样也可以创造“美第奇效应”。我们也能够点燃智慧的火花,让伟大的思想之火熊熊燃烧。我们可以把不同的学科、不同的文化汇集在一起,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进而创造出“美第奇效应”来。

惊人的灵感

米克•比尔斯是一位对生态学感兴趣的建筑师,他从英国耆卫保险公司(Old Mutual)那里接受了一项极富刺激的挑战,这一家从事保险业与房地产业的联合企业。它的要求是建设一座外貌迷人、功能一应俱全,但不允许使用空调设备的写字楼。要知道,这是在哈拉雷—津巴布韦的首都。

从表面上看,这一要求提得有些荒唐。毕竟,在哈拉雷气候十分的炎热。但是皮尔斯挺身接受了这一挑战。他生于津巴布韦,在南非念的中学,最后在伦敦学建筑。他最终完成了这项重任。把的设计思路来自观察白蚁是如何使其像塔式的、由泥土堆积的蚁冢降温得到的启发。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为了能够在其内部培育出菌类营养物质,白蚁必须使蚁冢内的温度保持恒定在30度上下。要想在一个白天温度超过40度而夜里温度可以下降到5度以下的非洲平原上做到这件事绝非容易,而白蚁却非常聪明地做到了。它们设法把蚁冢底部的气流引导到由凉爽潮湿的泥土构成的蚁穴之中,然后再把经过降温后的气流引到蚁冢的顶部排放掉。经过不断地开出新的气孔、关掉原来的气孔,白蚁们可以非常精确地调节蚁冢内的温度。

比尔斯的兴趣超越了研究建筑,他同时还对自然生态系统有着强列的兴趣。突然之间,建筑与生态这两个领域相互交叉汇合了。皮尔斯和工程师奥维•阿勒普同心协力,把两个不同领域的概念结合在一起,取得了成功。这座名为Eastgate的津巴布韦最大的综合写字楼集商务与商业活动于一身,于1996年开始投入使用。它可以将温度稳定地控制在23度~25度之间,所消耗的能源还不到与他同样规模建筑所需要的1/10,由于不需要再建设一座空调机房,仅此一举,便为耆卫保险公司省去了350万美元。这座建筑后来成为建筑业的一个典范,米克•皮尔斯,作为一名突破式创新人物而闻名于世,他开创了建筑设计的一个新领域——“自然拟态工程。”

皮尔斯创新的灵感源于何方?因为他已经踏上了交叉点,把建筑设计与大自然的进化过程联系起来,成功地开创一个新的领域。交叉点当然不是发展新想法唯一的法宝,但是可以这样说,这将是一个产生和实践各种杰出想法的理想用武之地。

人人都可以

米克•皮尔斯发现了交叉点,同时又在那里获得了成功的发现。对这样的人来说,他不过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从这个例子当中人们可能会得出一个印象,好像交叉点是设计师与艺术家们的灵感源泉的出处,创造力同艺术很容易结合。然而创造力包括创造所有领域中的新思想——从科学到经济、从法律到艺术,无一不是如此。

让我们来看一个例子。一位追求思想主义的艺术家,一名我们这个时代最受人敬畏的投资商人之一,这两者看似大相径庭,然而乔治•索罗斯却集两者于一身。他在1992年使英格兰银行破产,由于觉察出英镑看涨,他在一个下午便获利超过10亿美元。尽管他也曾有过惨痛失败的经历,然而作为一名投资商,索罗斯成功创下的记录令世人感到震惊,他为自己积累的资金多达数十亿美元。

然而他未来将要留下的遗产将不会是他所积累下的金钱,而是他的那些有关民主政治的观点、对于资本主义的看法,还有他的慈善事业。索罗斯从金融学和哲学中摄取思想,然后把它们汇集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富有创新意义的“仁爱策略”。这项策略所蕴藏的思想魅力之大,非前人可比。它的核心意图是要将现有的国家改造成为一个被他称之为的“开放的社会”,它是建立在任何人都无权垄断真理这一信念基础之上的。迈克尔•考夫曼在他撰写的《索罗斯——一个金钱救世主的生涯和他的时代》一书中,谈到索罗斯为理解整个人类社会而进行探索的心路历程时这样写道:“索罗斯在其探索的历程中,在人类知识的许多领域里纵横驰骋。他从人类知识的极限谈到当代艺术的演变发展,从古典经济学理论当中存在着的缺陷,谈到认知易错(fallibility)在逻辑思维当中的作用,在他探索的领域所涉及的问题当中,甚至远及当时正在苏联境内发生的那场根本性的变革。”。

乔治•索罗斯发现了交叉点,同时他还发现了把完全不同的领域联系在一起的方法。并且,在这样做的时候,他设法使用了一种具有实际意义的方法。这同米克•皮尔斯的做法是一致的。

跳跃前进

在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有更多的理由去寻找交差点。学科与文化正在比以前更快的速度、更加频繁的方式、在更加广大的范围当中连接起来。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创造美第奇效应,这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到达交叉点。幸运之神只钟爱那些思想开放、愿意把他们的探索活动拓展到自己的专业知识领域以外的人。机运只降临到那些人的身上——他们能够冲破各种限制壁垒,在历经了千折百回之后,仍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然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有把从我们自身拥有的不同经历当中所获得的各种想法与概念联结在一起的需要。难道我们不能够积极主动地寻找、发展那些联系吗?在写作这本书的过程中,作者接触到了大量的人,他们都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里工作,但与此同时他们都表示出了对于另外一个领域里工作的明显的兴趣。一个在非营利领域工作的人可能希望从事一些营利性质的活动;而另一个则可能希望把两种不同的文化联系起来。“如果我能够找到联系那些领域的方式,把它们都联系在一起,”这些人常这样说,“那么我很可能干出令人感到刺激的、感到新鲜的事情来。”他们的想法是对的!

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将海胆与棒棒糖、摇滚乐与竖琴曲、音乐唱片与航空公司联系起来不是毫无意义的。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让蜘蛛和山羊奶发生一些关系,或者一个人今天创办一家太阳能电池公司,明天又开办一家生产甜饼的公司,都是合理的,就像15世纪佛罗伦萨的那些创造大师们一样,这些是我们实现突破、开创一方新天地的方法,是我们进行创新的方法。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在某些方面有点像一个巨大的彼得咖啡馆,从世界各个港口出发,途径此地的水手们前来喝杯啤酒,坐下来谈话,因此有了把各种想法混合起来、进行组合的机会。我们这个世界本身是联结在一起的,那些联系都出现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叫“交叉点”。

我们需要做的便是去发现它,还要敢于踏上它。

案例:康宁公司的创新之道

康宁公司(Corning)在纽约的苏利文园区设有一个实验室,研究人员在那里花时间来寻找使用玻璃的各种方法与物理学、数学以及化学等学科的基础理论之间的交叉点。每天康宁公司在苏利文公园进行着超过100种类型的玻璃实验。这个实验室无可争议地成为全美国最富创新的研究组织之一。

康宁公司具有悠久的创新历史。自从它150年前诞生的那天起,这家公司便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正是这家公司为爱迪生发明灯丝配置了灯罩,实际上它为美国的每一台电视机生产了彩色显像管。他为制成温度计提供玻璃,为制造LCD电子显示屏提供玻璃。或许康宁公司流传最广的一项创新是玻璃盘,它可以从冰箱里取出直接放入烤箱里面而没有任何问题。当然,它还发明了光纤,这是造就电信业一片繁荣的基础。只有极少的几家公司能够雄踞于创新前沿长达百年以上,而康宁公司便是其中之一。

丽娜•埃切维莉娅是研究小组的负责人。她所负责的是承载康宁未来前途的一个部门。这位哥伦比亚人在德国做了几年研究工作之后来到美国,她身上所具有的那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坚强个性立刻引起人们的注意。她精力充沛,会向你讲述很多故事。她谈起早年在远离哥伦比亚海岸的一座小岛上研究火山熔岩的故事,声音里充满了兴奋。“那座岛屿名叫瓜戈那岛,皮扎罗带来的人当中,有九成是在岛屿上被毒蛇咬死的。岛上毒蛇遍地横行,我的研究合作伙伴在岛上只待了几天,他实在无法经受那种危险。”她这样回忆道。“除了有毒蛇之外,整个岛屿都被关押囚犯的监狱覆盖了,这是最令人害怕的。我的向导就是一名囚犯,因为他最熟悉整个岛屿的情况。”还有一位武装人员陪伴着她,负责监视随行的囚犯与毒蛇。“是的,相当有意思。”

埃切维莉娅几乎对她所从事的每一件事情都充满了激情。她似乎总是想方设法让每一个和她一起共事的人也都如此。“我希望康宁公司里的研究人员具有凡•高的创造力,但是他们得去过米开朗基罗式的生活。”她说。我问她在鼓励研究人员进入未知领域进行创新时,她会对他们说些什么。“我告诉他们随心所欲,”她说,“你要随心所欲,做自己感兴趣的,做那些能够使你从中学到东西的事情。人的激情就是从这些地方产生出来的,而创造力来自激情。”

她鼓励人们进行交流,沟通信息,互相协作以便能够创造或联结起他们感到带劲儿的那些项目。埃切维莉娅甚至首创了一个特别的“创造屋”(creative  room),人们在那里可以讨论他们所想到的任何问题,去激发那些需要交叉酝酿才能形成的想法。“你去创造一种好象是回音壁式的人员组织,”她说,通常人们需要经过向导才能发现他们想法之间存在的联系。埃切维莉娅认为她“把适合的人放到适合的位置上”的能力是她工作当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她对我讲述了有关道格•艾伦的故事。他是康宁的一位理论物理学家,他总是坐在实验室的一个角落里,埋首于量子力学的前沿理论研究。埃切维莉娅直觉地感到艾伦本人要比工作所赋于他的角色更加喜欢与人交往,于是便让他加入从事实际产品研究的小组,而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从事具体工作的经历。艾伦把他的理论知识带到一个开发产品的小组中来,突然之间他的研究对康宁公司的创造基础产生巨大的影响,要比在过去的八年中,他所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都大。

这便是康宁公司能够千方百计地在创新的前沿领域生存下来的原因之一。这家公司一直设法寻找各项领域、文化、概念、范畴之间的交叉点。一旦他们到达那里,他们便能获得前所未有的创新机会,于是便引发了美第奇效应。

  来源/本文节选自弗朗斯•约翰松《美第奇效应:创新灵感与交叉思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